国家一类资质??中央新闻网站

剩女 果然是国际问题!

◎TMO

年关将至,许多“都市丽人”和“都市精英”们都将踏上回家之路,对于那些还没有找到对象的大龄未婚青年们,父母的“催婚”和“逼婚”大战拉开了他们新的“春劫”序幕。男青年也许可以晚一点面对这个问题,但女青年们一旦过了二十七八岁,就不得不直面“剩女”问题了。

在美剧《老友记》中,Monica的妈妈也担心Monica找不到对象,一直是“母胎单身”,可见并不是只有中国女青年才需要直面“剩女”问题。在美国,人们并没有将“剩女”标签化,虽然大龄未婚女性的数量在逐年上升,但她们认为没有遇到对的人,一辈子单身也不是问题。

日本将过了25岁还没有结婚的女性称为“圣诞蛋糕”,意思是“过了25就需要打折处理”。但日本每七个“60后”女性就有一个终生未嫁,归根到底还是因为婚后女性地位的降低。

俄罗斯的女性倒是有结婚的想法,但女性的数量比男性多了10%左右,这让俄罗斯女性的平均结婚年龄近8年来增长了8岁。

韩国的大龄未婚女性享有“铂金小姐”、“金小姐”和“银小姐”等耀眼称号,她们经济独立,魅力十足,受偶像剧和传统观念的影响,她们立志要找到属于她们的“三高”男士。

德国的大龄未婚男女最“不受待见”,不仅要被罚去扫大街,还需缴纳高额的“单身税”,政府只好出手让他们付出“单身的代价”。

美国

无缘婚姻 单身到老也挺好

美国“零剩女”的意思并不是说美国没有剩女,而是说剩女在美国并没有被标签化。在美国,由于竞争压力大,许多女性会追求高学历,通常大多数人会等到完成学业并找到稳定的工作后才考虑结婚的问题,所以晚婚晚育现象非常普遍。

美国的新闻网站Axios在2019年2月10日发布了一篇题为《新的仪式:年轻、忙碌、单身》的文章,提到美国的成年未婚男女比例在逐渐上升,1980年未婚男性和未婚女性的比例分别为29.6%与22.5%,但到了2017年这两个数据上升到了34.9%与29.3%。同样的,美国男女的平均初婚年龄也从1980年的24.7岁与22岁推迟到2017年的29.5岁与27.4岁,女性的平均初育年龄从22.7岁增长到26.8岁。

这些数据中,透露出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美国女性在2017年的初育年龄是26.8岁,但她们的初婚年龄却是27.4岁,也就是说美国的非婚生子女的数量在增加,越来越多的人选择用同居或者其他方式来代替婚姻。

在美国,社会和家庭给年轻人灌输得最多就是独立意识,大多数美国人在成年后会搬离父母的家,去寻找合租的室友和养活自己的工作。单身对喜欢独立的美国人来说意味着享受自由、享受工作、享受约会。换句话来说,他们并不认为结婚是人生的一个目标,而只是人生的一个选择,如果没有遇到对的人,就不一定要步入婚姻。

据美国女性研究基金会统计,在美国45岁以上的女性中,有大约2500万的女性在过着单身的生活。这其中,有62%的女性表示,单身并不影响生活,她们依旧可以去追逐梦想,实现自我人生价值。

为什么美国有如此多的单身女性呢?美国女性研究基金会的调查结果显示,过半的单身女性认为单身可以让她们拥有更多个人自由和独立,比如单身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来布置属于自己的温馨小屋,单身可以不用负担其他人的人生,或者单身可以使自己的财务状况更稳定和安全。

当然,并非所有的美国单身男女都不会有被“催婚”的烦恼。在美国,有些宗教和民族对结婚年龄是有要求的,比如犹太民族,他们会要求子女尽量早婚,如果子女到了一定年纪还没有对象,父母就会安排他们相亲。

但其实“催婚”在美国还是很不常见的,美国大部分的父母认为子女应该自己做出选择,如果生活得开心,结婚与否就不再重要。在这样的环境下,在考虑是否要结婚时,美国人会更倾向于将“爱情”作为结婚的首要条件,如果没有遇到对的人,那单身到老也是一种很常见的情况。

日本

“圣诞蛋糕” 打折处理枉费心

在日本,25岁以上没有结婚的女性被称为“Christmas Cake”,也就是“圣诞蛋糕”。日本人在12月25日这一天喜欢购买奶油蛋糕来庆祝圣诞节,但到了26日,这些蛋糕就需要打折处理,日本人用“圣诞蛋糕”这个词来形容25岁以上的未婚女性,意思就是“日本女人就像圣诞蛋糕,在25岁以后很难处理掉”,由此可见日本对大龄剩女的态度。

日本单身现象研究者Arakawa Kazuhisa根据日本国立社会保障和人口问题研究所2018年发布的数据,对日本未来人口分布做出了预测。他估计到2040年,日本的单身人口(包括未婚、离异和丧偶者)将占总人口近一半的比例,独居家庭将达到全国家庭总数的39%以上;相对的,“父亲、母亲和子女”组成的家庭将锐减至23%。

Arakawa Kazuhisa在他的文章《单身大国日本:活下去的关键是与人沟通的能力》中,还预测了日本的“50岁未婚率”,也就是“终生未婚率”:在不考虑政府政策和社会环境等因素的情况下,到2040年,每三个日本男性中将有一人终生未娶,女性每五人中会有一人终生未嫁。

这并非空穴来风,据日本政府2015年的人口普查结果显示,50岁以前从未结过婚的男性比例为23.37%,也就是说日本每五个男性中有一个没有结过婚,而女性的比例为14.06%,每七个“60后”女性就有一个未婚。

日本的单身女性在逐年增多,这主要是因为社会经济的变化影响了她们的婚恋观。日本女性社会地位提高,经济实现独立,结婚不再只是为了满足生活需求,她们更追求精神上的富足和自我价值的体现,如果结婚不能让她们追求自己喜欢的生活,她们中的一些人会宁愿承受家庭和父母的压力,也不选择结婚。

除此之外,婚后女性地位的降低也是日本女性考虑单身的原因之一。根据日本法律,夫妻必须同姓,也就是说女性在结婚后必须改为夫姓;婚后,许多丈夫还会要求女性放弃自己的职业生涯,在家中当全职太太,专心相夫教子;婚姻破裂后,男性可以立即再娶,但女性必须在100天后才能再嫁……

对日本女性来说,单身的魅力自不必再多言。可是越长时间保持单身,可能就越意味着生育年龄的推迟。根据联合国的数据,日本妇女的平均生育年龄已经超过30岁,高于1970年的27岁左右。一般来说,初育的年龄每推迟一个月,生育率会下降8%左右。

日本厚生劳动省2019年末公布的初步数据显示,2019年1月至9月,日本新生儿总数为67.38万人,较上年同期减少5.6%;日本新生儿数量自2016年跌破100万后逐年下降,2019年日本已连续第4年新生人口出现减少。

与不断被推迟的结婚年龄、生育年龄相对应,人口的衰老与减少也正在发生。日本政府在2014年额外拨出30亿日元,启动“结婚支援”业务和鼓励生育资金援助,各地政府借助这笔资金设立了婚姻介绍中心或者单身者咨询机构,并组织相亲活动来帮助青年男女脱单。虽然从日前统计的数据来看收效甚微,但政府此举还是为准备结婚和生育的男女们创造了更好的环境。

俄罗斯

男女失衡 “剩女”脱单真不易

2019年,俄罗斯联邦国家统计局报告显示,俄罗斯女性平均结婚年龄近年来增长8岁。根据统计结果,现在俄罗斯大部分的女性在25至34岁结婚,而8年前为18至24岁,男性平均结婚年龄不变,仍是在25至34岁。

为何俄罗斯女性的平均结婚年龄逐年上升,但男性的平均结婚年龄保持不变呢?这跟俄罗斯的男女比例有关系:从21世纪初开始,俄罗斯的男女比例就出现失调问题,女性比男性平均多出约10%。据俄罗斯联邦国家统计局统计,2000年俄罗斯的男女比例为1000:1138,2010年达到最大,男女比例为1000:1630,2018年下降到1000:1156,男女人数分别为6810万和7870万。

俄罗斯并没有计划生育政策或者重男轻女的观念,男性数量少于女性的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二战带来的减员。俄罗斯在战前就处于一个“地多人少”的状态,战后男性数量的减少直接导致结婚登记率断崖式地下降,男女比例自此开始出现失衡。

俄罗斯女性的数量远远大于男性,这意味着部分女性找不到男朋友,被迫单身,结婚的年龄也就相对应地往后延迟了。除了男女比例失衡,单身男女们的婚恋观转变也是俄罗斯大龄未婚女性数量上升的原因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俄罗斯女性的收入在逐年增高,据俄罗斯联邦政府副总理奥尔加·戈洛杰茨说,2005年俄罗斯女性收入比男性低40%,2017年已缩减至28%,而且差距还在继续缩小。女性在职场中虽展露风头,但按照既定的性别角色和保守观念,她们下班回家后仍要刷碗、洗衣服,而男人却不需要做这些家务,这让女性认为男性在婚姻中“没有用处”。

至于俄罗斯男性,他们认为女性在婚姻中索取太多,时间、关怀、金钱等,对婚姻要求太高。对大部分男性来说,婚姻意味着餐厅买单、新房装修和儿童护理。俄罗斯科学院区域社会经济发展研究所的资料也显示,已婚男性往往会承担多项贷款压力。在金钱的压力和家庭沉重的负担下,俄罗斯的男性更愿意选择单身生活。

在这样的情况下,即使俄罗斯的父母和祖父母也热衷于催婚大业,俄罗斯的结婚率和生育率也还是在逐年下降,俄罗斯陷入了人口负增长的局面。对此,俄罗斯政府出台了许多鼓励人们结婚生育的政策,比如生育补贴和生产假期,再比如将退休年龄与生育挂钩,未来妇女的退休年龄会因为生育的孩子多而降低,以此来鼓励结婚生育。

俄罗斯普列汉诺夫经济大学实验室主任叶连娜·叶戈罗娃在接受俄罗斯卫星通讯社采访时表示:“00后不久将逐步进入婚育年龄。同时,由于90后推迟生育、80后人口结构优化、政府采取人口措施等因素,俄罗斯的出生率将得到提高。可以预计,明年的结婚率会呈现上升趋势。”

韩国

无需恨嫁 “铂金小姐”身价高

韩国对大龄未婚女性的称呼是“Gold Miss”,意思是“金小姐”,这个称呼来源于一档2008年播出的韩国综艺节目《Gold Miss》。在节目中,节目组邀请了6位30到40岁左右的未婚女性,这6位女性在节目中需要展现自己的个人魅力,以此来获得分数,分数最高的女性能参加节目组安排的相亲。

现在,“Gold Miss”在韩国主要是指那些经济独立、魅力十足的大龄未婚女性,除了“Gold Miss”,韩国还有更高段位的“Platinum Miss”(铂金小姐)和低段位的“Silver Miss”(银小姐),前者比“金小姐”更富有、更杰出,后者稍逊,但也是追求单身的一种状态。

新词意味着新的社会现象,为什么韩国越来越多的女性选择单身?

一是因为韩国的“婴儿潮一代”,这是指韩国在1979年至1983年之间出生、年龄在37岁到41岁之间的韩国人,这一代男女比例失衡,女性比男性多,出现了“新郎紧缺”现象。二是韩国女性受传统观念和偶像剧的影响,希望找一个比自己学历高、工资高、身材高的“三高”男性来步入婚姻殿堂,但随着女性学历和职场地位的提高,“三高”男性越来越难找,女性也就越来越难以脱单。三是因为“自婚”族的出现,“自婚”一族认为自己已经结婚了,结婚对象就是自己——她们非常享受单身的生活,因为可以把工资花在护肤、旅游、健身、新衣服和新包包上,而不用囿于柴米油盐酱醋茶。

如今,在10名年轻女性当中,就有6人想要当“金小姐”。若是过去,这些人会被贬低为“嫁不出去的老女人”,但社会生活的变化和女性地位的提高,象征财富和未婚女人的新合成词“金小姐”诞生了,“金小姐的全盛时代”就此来临:单身人群成为消费的主群体,“一人食”、“一人卡拉OK”、“一人旅行”成为了韩国搜索引擎NAVER上的热门词汇。

韩国的社会环境也在鼓励女性敢于成为“金小姐”。在韩国,35岁以上的未婚女性较之同等条件的男性更受招聘单位欢迎,因为公司认为大龄未婚女性没有家庭,会更容易集中精力,也更努力地投入工作;但大龄未婚男性则会被认为是性格有问题、生活习惯不好或者可能对公司不够忠诚。

事实上,不只女性不愿意结婚,韩国大部分男性也不愿意迈入“婚姻的坟墓”。据韩国人口保健福利协会2019年12月4日公布的一项调查显示,韩国20多岁的未婚男女中,有47%的人表示没有结婚意向或绝对不会结婚,且近六成的人表示不想生孩子,因为“韩国如今的社会不适合养孩子”。

此前,彭博社在2019年11月27日报道称,韩国在2018年的合计生育率仅为0.98,即平均一名女子终生生产不足一名子女,韩国成为了全球首个出生率进入“零时代”的国家。

德国

罚扫大街 雪上加霜“单身税”

德国人对大龄未婚男女们可谓是秋风扫落叶般的无情。在德国某些地区,25岁就是一个坎儿,过了25岁还没有结婚的就可以算作大龄未婚青年了,亲朋好友们就会让他们体会一下“单身的乐趣”。

在德国下萨克森州,25岁的单身男性在生日当天家门口会被挂满酒瓶,他们需要绕着这些酒瓶走一圈,每走一步就要被灌一杯酒;25岁的单身女性待遇虽然好一些,但也好不到哪里去,亲朋好友们会在她生日当天,往她的家门口挂旧纸盒串成的花环,因为德国人将25岁还没有结婚的女性称为“老盒子”。

另外在德国的某些北部地区,30岁还没有结婚也没有伴侣的单身男女会在生日当天被罚去“扫大街”。亲友们会选择在广场、商业街或者旅游景点抛洒饮料瓶、瓶盖、碎纸屑等垃圾,让单身青年们清扫干净。为了让他们尽快脱单,这些人还会恶趣味地继续抛撒垃圾,直到有一名单身异性主动上前亲吻寿星的脸颊。

但即使这样,德国的单身率和未婚率也越来越高。德国相亲网站ElitePartner.de在2018年对网站的400多万会员进行了问卷抽样调查,想要了解他们单身的原因,统计结果显示,2018年18岁到65岁的单身者约有1680万,占德国总人口的20%左右,这意味着每五个德国人就有一个是单身。

在单身原因中,有61.3%的女性和56.8%的男性选择了“现在我喜欢单身”,还有59.3%的女性和44.1%的男性表示“我害怕再一次失望”。除了这两个因素,还有一部分人因为“没有机会认识新的人”而被迫单身,或者“要求很高而且不接受妥协”选择了主动单身。值得注意的是,有41.6%的女性和49.2%的男性认为自己“很害羞,觉得和别人难以相处”,不敢去主动联系别人。

与此同时,德国另一大约会网站Parship.de也指出,德国人单身率居高不下的背后,其实也包含着社会经济因素。女性解放运动让女性的自我意识加强,她们更愿意独立自由地选择工作和生活的平衡,而不是去依赖男性,且近年来德国失业率上升,单身男女们相信单身有助于保持更稳定的财务状况。

德国政府对逐渐下降的结婚率和生育率感到担忧,为此,德国政府出台了各种差异化的税收和福利政策,以人性化的方式,全方位地鼓励居民早生早育、多生多育。据了解,在德国,一个家庭生育的孩子数量越多,政府的补助金就越高;在生育期间,德国的父母还会有父母产假和育儿假,父母一方和双方都可以停薪留职,以减轻生育的负担。

另外,德国人在婚前和婚后享有不同的税卡制度,比如同样的全年收入,单身者适用一级税卡,税率高且起征点低;而满足条件的已婚者适用三级税卡,税率在六种税卡中最低,且起征点最高。德国人有孩子和没孩子也会影响到他们的税卡等级,这也算是德国政府变相的“单身税”和“丁克税”了。

责任编辑:邢晓楠(实习)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标签

最新文章

疫后经济 唤醒蛰伏的发展潜能

{r[title]}

服务业下滑,制造业产业链面临风险,疫后经济需财政给政策,改革...

中国复工复产给世界带来希望(环球热点)

{r[title]}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全球制造业、旅游业及金融市场等均受到较...

战疫“七仙女”的平凡守护

{r[title]}

来自解放军第947医院的7名护士把“高原红色医疗队”的旗帜带到战...

电视行业 有序复工(解码·文化市场新观察)

{r[title]}

受疫情冲击,剧集创作、综艺节目录制等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

网站地图 澳门星际赌场 盛618登入 申博游戏 菲律宾太阳城申博
申博游戏手机版登入 申博在线游戏网站登入 菲律宾申博怎么充值登入 菲律宾太阳城申博娱乐老板网站
菲律宾太阳城申博 百家乐 澳门赌场 申博娱乐官网
百家乐登入网址 太阳城会员登入 老虎机游戏 老虎机游戏
777老虎机游戏 申博138 申博登入网址 申博娱乐手机版